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仙城手礼更多

  • 【甜心果蔗】武宣三里东泉古村现神奇!
  • 【甜心果蔗】武宣三里“甜心果蔗”名不虚传!
  • 【仙城美食】武宣红糟酸,独特的味蕾记忆
  • 【武宣特产】武宣茶叶历史初探
  • 【武宣特产】武宣面条——千金难买武宣面
  • 【武宣特产】武宣三里鱼圆——年年有余(鱼),家家团圆
  • 明清三里古街览奇系列之墟场迷踪(一)

      陈德仁,男,中央党校(本科)毕业。中国社会科学院特约调研员,《桂中日报》首席特约记者。历任武宣县计生局副局长、广电局副局长、旅游局局长、武宣县委办主任科员。现任县委宣传部新闻中心主任,副处级。先后发表各种新闻和图片6700多篇(张)共300多万字,作品获省级奖励30多篇;为各部门、乡镇上新闻报道培训课近400期。连续多年被《广西日报》、《来宾日报》等多家新闻媒体评为优秀通讯员。代表作有:《武宣庄园文化”》、《武宣三里镇文史名典》系列、《纵横史海的六代九将军》、《黄金水道冲击波》、《武宣:广西‘金腰带’的仙城”》、《“失踪案”中的爱》等本土历史文化、新闻纪实文学和小说。明清三里老街鸟瞰(梁以松摄)墟场诞生之谜三里明清古街是一块洋溢着岭南古建筑艺术精华的文化瑰宝。它修建于何时?兴盛在何期?说起这些,自有一番扑朔迷离的奇景奇闻。记载着三里街建街史的李村宣传栏记录着500年历史沧桑的三里古街街道进入广西武宣县的三里镇,可以看到一段保存完整、气势恢宏的老街容貌。古街以墟场为中心轴,东西蜿蜒300多米。街道两条平行,青砖铺设,宽4米,分左街、右街和下街。街道中间是细长的墟亭,由青砖做柱,兰瓦盖顶,约1070平方米。三座墟亭连起了北帝庙和戏台,两侧外部分布着400余间商铺建筑。繁密的店铺勾起多少汗与泪昔日熙熙攘攘的墟亭已风光不再现在看起来古色古香的墟场究竟修建在哪个年代?在三里古街生活了一辈子的76岁老人高逢生追忆:“听老人说林氏是最早在三里墟落户的姓,距离现在差不多有500年了。”据《林氏族谱》载,双龙村委那羊村林氏的始祖为于中原西晋末年进入福建省莆田县,是林姓在福建的开基始祖。村委主任林水木回忆道:“听我叔公说,九牧六房是九牧林中最显赫、后裔人数最多的一房,妈祖、林则徐、林彪都属这一房。祖宗传下来的“九牧堂”堂号牌匾代表了村子里林姓家族的来历。明朝嘉靖年间迁到武宣县三里街居住。据传,林氏继一世祖林伯杨后,二世太高祖林昇九经广东英德县到广西来宾县白沙村,不久辗转到三里街汇合。85岁的老人陈汉日说:“那个时候林家在街上人丁兴旺,有六成的商铺是林家开的。生意做的最大的是大商人林伯杨,他借着经济实力和声望发动林氏家族修建了三里街道和墟亭。”热闹非凡的三里明清古街三里古街最大的当铺据《中国社会经济史研究 》2005年第四期“清中期广西的客民及土客械斗”一文记载,武宣举人林发棠是三里街一带广西当时为数不多的每年可以收到1000担地租的豪绅。靠着比较灵活的生意头脑,以家族为特色的林氏集中贩卖竹笋、李果、香信、木耳等山货和土特产。吸引了方圆十多公里的群众集中摆卖。每逢墟日,米行、鸡猪行、布行人头攒动。卖蛇药、卖老鼠药、卖跌打药的,还有算命的顺口溜不绝于耳:“老鼠药,家家用得着,上夜吱吱叫,下夜硬翘翘……”直到现在常住在这条街的居民还记忆犹新。虽然查无文字记载,但按照老人祖辈口口相传推算,建三里街时间应是明朝嘉靖(公元1522年~1566年)45年间,距离现在接近500年了。光绪十八年(1892年)三里街陈氏卖铺契笔者在林氏宗祠与名士和村老座谈了解建街史(文/图:陈德仁)感谢作者陈德仁授权视觉武宣发布本文(图)。未完待续,敬请关注明清三里古街览奇系列墟场迷踪(二):奇才选街址小编:看了本文觉得还不够瘾,那就使用VR全景功能来真实地体验三里老街的感觉吧。你只需要在微信里长按下面的图片,然后在弹出的菜单上识别二维码,即可进入三里老街的VR全景模式,仿佛你就站在三里老街当中。

    280 0 2
  • 最美好的事情,就是跟你在广场看场电影

    那个年代有种称呼叫做人民公社,那个年代有种电影叫做露天电影,那个年代有种执着是抢不到位置就蹲在幕布背面看,那个年代经常能看的电影是在人民公社播放的露天电影

    184 0 2
  • 【东乡印象】我躺在百年庄园中,苏醒在梦的时光里

    梦的时光我来过,就不曾想到过离开这是一个时光凝结的小镇这是一幅灵动的田园山水画卷这是一个用鹅卵石垒砌起来的神奇世界这是一个浪漫的温情时代我躺在历经沧桑的百年庄园中苏醒在梦的时光里 喜欢一个地方,也许不需要任何理由。因为我来过,就不曾想到过离开…… 初到这个叫东乡的小镇时,正值芳菲三月,暖风吹遍山野,细雨点洒花间,一切蓊蓊郁郁,使人尘滤顿消。[align=left] 绿色的梦很快在金龙山上蔓延开来。 [/align] 近千亩的茶树在山上盘旋,一垄垄,一行行, 缠绵起伏,层叠相负,中心部分缠绕成飞舞的“茶”字,感觉不是种出来的,而是神笔一挥而就,绿墨泼洒,那茶树便如泉水般涌出。嫩绿的茶尖冒出,玲珑的身段,诱人的装容,醉了谁人心房? [align=left] 当茶农们携着夕阳,谈笑归来时,我早已邀上二三好友,端坐于古老的凤鼎书院中,取山泉之水,泡一壶新茶,品茗间恍若隔世。对于这茶,我如此爱慕。或因它曾名溢海外,或因它的神奇过往,或者只因其明朗茶色,品着它,竟如春天里品读人生,甚是温暖。 总觉得茶是有出身、有经历、有归宿的生命,犹如人一般。村里曾出了一名清代的一品将军,威风赫赫。只是那风起云涌的岁月早已不在,留给后人的只有这每日必饮之茶。 [/align] [align=center] 茶叶沉浮,浮起曾经,沉下永恒。 [/align] 倚梦里陌上情素,轻描你写意人生。 第一次看见马拉犁耙,是在洛桥村。或白或黑的马在水田里熟练的操作它的兵器(犁耙),农夫不急不慢地跟在后面,人和马只要对望一眼似乎就能心意相通,如此默契,让人诧异得合不上嘴。 [align=left] 整个夏天,漠漠水田里的劳作就像钟表一样的按部就班。 [/align] [align=left][/align] [align=left] 老农们成天在田里转悠,他们或是在用手细细的将农肥辇碎,均匀地撒在田里,或是将身子弯成一道弓,不停地整理田间的杂草,那弓便在田陌中来回挪移着,直至月色澜珊。 [/align] 陌上时光,美丽而宁静。起伏的田畈,涓涓的河流,连绵的群山,加之古朴农舍,默默相依相伴,如一幅缱绻的水墨画卷。 闲时,喜欢坐于田头,望着田那边的鹅卵石房子发呆。那圆不溜秋,毫无规则的石头竟被砌成一面又一面厚实平整的石墙,一座又一座冬暖夏凉的石屋,是怎样的智慧和灵巧才会创造出这般巧夺天工的艺术品? [align=left][/align] [align=left][/align] 偶尔,我也会避开村子里那干净而直溜的水泥路,赤足走在窄窄的田埂上,听著自己的脚步啪啪作响,伴随著声声传来的呼唤,望着田间一波又一波的稻浪,想像着收割后的那座座金山变成袋袋白米,喜悦悄悄爬上心头。东乡素有白米之乡之称,据说东乡大米清代时便在香港开设了专卖店。那沉积着日月精华的白米,不知承载了多少人的梦想与追求。 纤纤陌上,俯身拾起思忆点点。 你的梦,被秋风堆叠,站在金色门外,要么进入,要么离开。 当油葵花开,古堡迎来了生命的金秋。 古堡,其实是中西合璧的清代庄园。在东乡,类似这样庄园有近二十处,它们如地标般散落在各个角落。这种别致的文化符号,影响着一代人,甚至几代人。 秋意浓浓,数不清的油葵围着古堡竞相争艳,“金葵花节”锣鼓敲响,华丽的乐章弥漫,那一刻,古堡尘封的记忆被瞬间唤醒。 车水马龙,游人如织,是谁驻足凝望。那个叫下莲塘的小山村,曾经的贫穷闭塞之地,今日,灼灼的金光将之环绕,罩着过去和现在。将来,谁与描绘? [align=center] 踏过平平仄仄的卵石路,借幽幽月光,揣摩你西欧的柔情,追寻你,古堡的芳心。[/align][align=center] 于古堡中入眠,从你的梦,走进另一个梦里。 [/align][align=center] 当繁华落尽,注定要归去。 [/align][align=center] 将记忆埋进土里,光华嵌入青砖壁中,独留下一指流砂般的怅惘残迹。[/align] [align=center] 事实上我并没有远离百崖大峡谷,那东乡河之源。 每次默然转身,总被它远去瀑流声蒙上一种诱惑、一种孤独、一种无奈。 [/align][align=center] 峰峦依旧险峻,云雾愈发飘渺,断岩、枯藤、闲林,晨曦照耀着空谷,山的那头,风早已沦陷。 [/align][align=left] [/align][align=center]冬日峡谷,画音归巢。 峡谷冬日,欲望深埋。 [/align][align=left] 劳累地走过四季,冬,唤我停下。 [/align] [align=left] 黄昏时,我坐在一片无忧的心境里,与一汪溪水遇见。用怎样的语言诠释那一刻的相遇?我寂静的矜持,你骄傲的踟蹰。在矜持与踟蹰间,流淌着细密的温情。我的炽热融入你脉脉的眼波,你的笑容刻入我盈盈的诗篇。两颗失重的心灵,一段人生痴情。 [/align][align=left] 或许,我的痴情早已在峡谷中疯长。 [/align][align=center] 如果我愿意,我可以将峡谷的山语水情寄于我遥远的时空;如果它愿意,它也可以将我的美好憧憬托于冬的底蕴。纷扰的世间,没有什么比此刻更为凝重。[/align][align=left] 斜阳,慢慢地向山顶扩散着空灵。我依旧依着鸳鸯瀑旁那棵未知名的树,想象着朗朗明月悬浮于峡谷山岭,幽兰正缓缓地吐露着芬芳……[/align][align=left] 迷离中,我似乎听见山石崩烈着思想,水渍的细沙,微醉,悸动连连。 [/align] [align=left] 峡谷,蛰伏中静待春天。[/align] 当阳光亲吻油菜花尖,背上行囊,或回首,或前行。 [align=left] 来不及消解的回忆,那青涩的心事,都留在划指而过的时光中。 [/align][align=left] 我走的那天,是另一个三月芳菲。 [/align][align=left] 笑忆往昔,一生都在路上! [/align] [align=center][align=center]文/隔江犹唱[/align][/align][align=center]图/阿鸟[/align][align=center] [/align]感谢作者夼智时代授权视觉武宣发布本文。欢迎分享链接,未取得同意之前请勿转帖或截取采用文字(图片)。

    409 0 2
  • 【梦回庄园】你一定想象不到,她的舞姿是那么的优美

    雨滴在额头,打湿我的眼睛那不是我的泪,我的泪是咸的带着海水的味道她走过的地方,生长着莲花芬芳了初夏,每一朵都是娇媚每一朵都是思念 一些季节就这样过去了比飞鸟快,比梦遥远像曾经的下莲塘那些山那些水那个庄园 还记得那些月光吗在蓝的背景里暧昧弥漫[align=center]谁的指尖轻轻拂过你的长发可惜不是我[/align] 旋转,旋转,旋转你一定想象不到她的舞姿是那么的优美旋转成莲花的模样 除了旋转,一切都不重要除了旋转,一切都不存在柔软的腰身,唇上的诱惑是我猜不透的故事 你不是我的风景从来不是那一滴泪在你转身之前已经落下我也不是 我的世界里只有海那滴雨滴在额头的感觉我印象中的春暖花开星空下的洁白撕碎了夜的黑 韩老三 摄 [align=center]文/烟灰满缸[/align][b][color=#a0522d]图/阿鸟、韩老三 [/color][/b] 感谢作者[color=#a0522d]烟灰满缸授权视觉武宣发布本文。欢迎分享,但请勿转帖或部分采用文字 [/color]

    185 0 0
  • 我要赶在夕阳落山前,走到武宣西街二巷沈家大院

    一个叫做仙城的地方,怎么能没有故事呢一个有故事的地方,往往又和一座老宅有关而在仙城老街,老宅的故事注定要从一个码头开始 西门码头,武宣仙城的历史符号,据说始建于明宣德六年(1431年)时至今日,相信很多人第一眼看到它,仍然会为之惊叹正是在这种惊叹中,我带着满满的自信,翻开《徐霞客游记》 “又南五里,为武宣县西门,县城在江之左”崇祯十年(1637年)徐霞客“舟人泊而待之,上午乃发”奇怪的是,在他的游记中,没有西门码头只言片语的记载说真的,我确实不只一些遗憾,我是非常非常的遗憾 这个黄昏,我正好在江之左,行走于徐霞客泊舟的西门码头我寻找着他的足迹,想象着,五百年前,他们曾经的那次邂逅想象着,上溯七百年间,多少人曾经像我一样默默地走过它想象着,在无数次邂逅后,它被无数次遗忘的无奈 但遗忘的确是一种习惯,每个人都有说得清、道不明的理由对于人生短短的百年,遗忘似乎是必修之课,不遗忘又能怎样几年后,大藤峡水利库区开始蓄水,码头旧址将沉入黔江中或许,这正好可以给一些人习惯的遗忘,划上一个圆满的句号 我要赶在夕阳落山前,走到西街二巷沈家大院拾级而上,那些细腻的光阴正诉说着陈年的往事红花绽放,我顺着小巷的牵引,脚步轻盈,渐入佳境 沈家大院,恕我浅陋,遍查资料,竟然不知其具体建于何时只听说,宅主沈耀堂乃清末进士,民国卸任岑溪县长后不知所踪其妻沈三太,昔桐岭大户郭松年之姐;一子三女,女离家学成再无音讯子死遗孀汪元,貌美娴雅,爱旗袍,仕民为之侧目,人称“长衫婆”沈家仁义,睦邻安居;空守大宅,闲敲木鱼;灯照寒暑,影伴春秋 忽一日,沈三太令家人准备佳肴,悉分钱物,嘱各安天命,好生过活想必,那次最后的盛宴,再怎么丰盛,也不怎么好吃是夜,沈三太随三尺白绫而去,自此沈家人消失在仙城的历史烟云里从此后,沈家大院就有了闹鬼的传闻,特别是在月色深沉的夜晚从此后,沈家大院花开寂寞,破败凄凉;苔生藓蔓,反客为主…… 故事就是故事,烟消云散的过往,真真假假已不重要重要的是,我曾经一次次走向西门码头,走进沈家大院重要的是,我曾经用心行走,平凡之躯从未忘记真正需要要什么也许我想要的东西,在失去了很多很多之后,永远不会得到 我记得,我从那些故事走出的时候,天气比想象中的要好些我在想,如果哪天你也来到这里,你或许会看到我,或许我会看到你那一天,或许是阳光灿烂日子,或许是刚刚下完一场雨 文/夼智时代 图/夼智时代 非常感谢《夼智时代》授权视觉武宣发布本文。欢迎分享,但请勿转帖或部分采用文字

    298 0 0
  • 虽然简单,但你不一定知道武宣清明节祭祀风俗及其他

    清明是农历二十四节气之一。每年4月5日前后太阳到达黄经15°时开始,大体在公历4月4日、4月5日、4月6日三天中的一天。今年的清明节是4月4日。清明节是祭祀祖先的节日。问下度娘,可知其节日起源、风俗特点。但中国之大,习俗也不尽相同。武宣历史上的清明节是怎么过的?瞄瞄看: 一、武宣清明节的习俗"与中州无异"。本地土著因外省人"前明清初"时期来到,"杂居通婚卒效其风俗"。 二、武宣清明习俗也不算复杂。"宰猪羊,合族男女老少聚墓场拜祭挂白纸于墓顶",然后献贡,烧香烛鸣炮,之后是"席地宴乐"。贪杯的人"酩酊以归",在墓地喝醉踉跄而回,这也是蛮有趣的镜头。 三、除清明祭祖外,武宣还有秋祭。一般是在祠堂,"中元节(每年农历七月十五日,武宣这边是七月十四日)或七夕行之"。有钱人"寻常惟祖堂",这个好理解,武宣农村大家族至今还比较兴这样做。 四、有意思的是"十四日先祖醉别忘伞"这个说法。武宣年轻人知道的可能不多。曾听乡人说,这其实是想找借口多搞餐把,当然是开玩笑。 五、武宣祭祖习俗中有一条是"家长宣讲先人史"。让子孙知先辈创业之艰辛,继承其优品良德,确实是很有意义的事。不过现在这仪式大多省略,或者也不是很正式。这种庄重严肃的场景,似乎多数也只有在祭扫烈士墓的时候才能见到了。 文、图/拾荒者 非常感谢《夼智时代》授权视觉武宣发布本文。欢迎分享,但请勿转帖或部分采用文字

    192 0 0
  • 武庙:消失在武宣历史烟云中的记念

    (武宣文庙) 文庙是纪念和祭祀孔子等先贤的祠庙建筑。 说起文庙,武宣人多数会拿恭城的来比一下。好吧,同在广西,同样有悠久的历史。曾听到过一组对话。武宣人骄傲地说:我们文庙是广西历史现存规模最大的文庙。恭城人自信地道:我们文庙是广西保存最完整的孔庙,是全国四大孔庙之一,而且我们文庙旁边还有保存完好的武庙。武宣人无语中…… (来自网络:恭城武庙) 武庙是什么?武庙,唐至元称奉祀吕望的庙;明以前也供奉岳飞;明清时称供奉关羽的关帝庙;民国时合祀关羽、岳飞的关岳庙也叫“武庙”。 (来自网络:恭城武庙伕马像) 武宣人纳闷了:武宣姓“武”,对外历来说“崇文尚武”,怎么能没有武庙呢?在国内著名的搜索引擎中,基本上查不到武宣武庙的信息。然而,历史上,武宣的确是有武庙的。1.乾隆二十七年(公元1762年)武宣知县张昌蕃《关圣庙碑记》:“武邑东门内旧有圣庙”2.民国三年(1914年)《武宣县志》:“在东街即今武庙”3.民国二十三年(1934年)《武宣县志》:“在东街南向即今武庙”是吧,祖上我们也是阔过的。 (民国三年《武宣县志》) (民国二十三年《武宣县志》) 两本县志所记武宣武庙情况大体一致: 1.明以前祀岳飞,清祀关羽,民国三年(1914年)关岳合祀。2.建于明崇祯八年(1635年),清康熙、乾隆多次修缮,光绪年间定型。3.“头座五间,中有八角亭,两廊置伕马遗像”,乾隆四十五年(1780年)“增建戏台(夼智注:武宣人看大戏是有传统的)”,“正殿一大座,左右房各一间,后殿及头座各一座五间”为此,老县长张昌蕃在《关圣庙碑记》曾欣喜赞曰:“其庙一新,百废俱举” (民国二十三年《武宣县志》)如上述,武宣是有武庙的,且有一定的规模,但具体方位何在?可以肯定的是:1.武宣武庙在城东门附近,其界限范围包括城内外部分。2.武宣武庙(座北朝南向,下同)左侧为“附祀社稷先农一在东门外,即今公园(夼智注:以前的老粮食局,现新建的东门塘市场及往南纵深一带)”3.据民国三年(1914年)《武宣县志》关于义学(也称“义塾”,中国旧时靠官款、地方公款或地租设立的蒙学)的记载:“乾隆十年……复建义学于东门内武庙右侧,一连三座,前至文庙背立照墙为界,后至军流所有墙为界……清末改为初等小学堂,民国二年改为女学校”,可知武庙右侧为文庙,两者比肩而坐。 (民国三年《武宣县志》) 历史上各地文武庙并建是很普遍的。恭城文庙在左,坐北朝南,南偏东6度;武庙在右,南偏东45度。武庙相对文庙形成揖让的角度。两庙相排,左为尊。 那么,武宣武庙(建于明崇祯八年,即1635年)建于文庙(明宣德六年,即1431年)之后,其在左又如何解释?或与当时城内局促选扯困难有关,或建设时采取了一定的揖让角度(估计是南偏西一定角度)以示尊重,或是因始建于清前期,武宣以“武”彰示,特意为之也不一定了。 (民国二十三年《武宣县志》) 关于武宣武庙的消失,似可从以下得出结论:1.民国三年(1914年)的《武宣县志》:“武宣县公立女子初等高等小学校,民国二年成立,校址系用武庙並义学,在县城东街”2.1995年《武宣县志》P567:“民国25年(1936年),县立女子小学并入城厢镇期尚小学(夼智注:与第3点时间上是连贯的)”3.1995年《武宣县志》P636:“民国24年(1935年)1月在县城东街成立县立医务所。复于民国26年8月改医务所为卫生院。武宣解放后……改为武宣中心卫生所………1968年,院址从东街迁移到老阳岭(夼智注:即今天的县人民医院)”当然,武庙的消失不仅仅是因为改为他用,听老人讲,也与当年的“破四旧”有很大关系。 (来自网络:武宣老地图) 曾经辉煌的东西,在历史的浪流中消失,自有它的命运。但回头想想,如果武宣武庙也能保存下来,那该多好!历史遗留下的好东西,弥足珍贵呀,不到万不得已,尽量不要人为地破坏。如果到了现在,武宣人,特别是专门管“卖红薯”的人,还不懂此道理,不懂珍惜、不懂重要,比如对一些遗存,本可避让保护的,却漠视得失、无视破坏,那真是非常之罪过了!以上观点意在引玉,不当处,请指正。(注:以上图片非经注明均来自本号) [align=left]文、图/夼智社非常感谢《夼智时代》授权视觉武宣发布本文。欢迎分享,但请勿转帖或部分采用文字 [/align]

    289 0 1
  • 波贯的石韵丹青—这不是手绘的丹青,是波贯的石韵

    [p=32, null, left]那一抹残红/打碎流年/我听到的颤音/隐于山野/吹散黄昏的情节/我知道/你还在远行/像停不下的尘埃[/p][p=32, null, center][/p][p=32, null, left] 这不是手绘的丹青,是波贯的石韵。[/p][p=32, null, left] 第一次见它,它已夕阳怀抱中了,山水朦胧,画意流动,朋友说,不是画,是国画石。我指尖划过它冰冷的肌肤,才明白,它的确是石头。[/p][p=32, null, left] 应是我一开始就不设防,不然怎么会任凭它的欺骗。[/p][p=32, null, left] 它的故事,在朋友口中缓缓展开;一种生命,于我眼前哗哗流淌。[/p][p=32, null, left] 从守望人类的最初开始,它走了二亿五千多年,以一种亘古不变的姿态。走得太久了,便停下歇歇。它不是补天的彩石,归赵的玉璧,也不是沈括“石兄”,米芾“石丈”,亦不是宋徽宗的花石纲,乾隆的灵璧石;它不在白居易的《太湖石记》中,不在杜绾《云林石谱》里,甚至不在郑板桥《柱石图》中。[/p][p=32, null, left] 它都不是,也都不在。我不禁为之叹惋,漫漫的历史长河里,它究竟扮演着什么样的角色?或许,只是看客罢了,成日的看那石头争风吃醋,看那文人纠结寂寥,看那官场勾心斗角,看遍世间的种种。[/p][p=32, null, left] 无法融入喧嚣中,便只有沉默了。它在沉默地咀嚼,吞咽,沉默中,解读一段人生,或者引爆一种光芒。[/p][p=32, null, left]我抚摸着国画石,心也为之静默。岁月的温柔悄然渗入,凝视着它,我仿佛看到一女子,纤纤玉手,素素罗裙,轻轻拨弄琴弦,一曲高山,一阙流水,弹落几许香尘。这清音穿透那“天降雨花,落地为石”的南京雨花石,那"峡山天下秀,余气散为石"的三峡清江石,落在何处?可有唱和?[/p] [p=32, null, left]季节不重要/你需要流水的感觉/一次次抚摩生命/一次次撕裂灵魂/亿万年的甘醇/我们一饮而尽/若醉了/我们就长久地拥抱[/p][p=32, null, left] 是的,我是到过的。它的寂寞栖居,柳江开来至黔江,拥抱于小山坡上。流水静静,滋润着粗糙的山体,而山已坑坑洼洼;危岩巉石,注视着流水的远逝,它安静地躺在这儿,以一块石头的内涵和意境,融入对生命的怀想。[/p][p=32, null, left] 有足音传来,一声响似一声,许是村民采石匆匆,踏过山的背脊。山路中一定有风在游走,一定有树木在私语,还有些许散落的思绪。[/p][p=32, null, left]更多的时候,我愿意一个人坐着,用手掐着草木,用唇语喂养流水,用眼睛将它追寻。与它对望,似乎不是我在感觉它,而是它在感觉我。这让我分外高兴,心灵回到原始的透亮,匍匐在胸口的温存,开始决堤,开始越陷越深。[/p][p=32, null, left] 想起国画大师吴冠中,那个中国美术界标志性人物,那个用炽热情感来创作的美术家,在见到它的第一眼,低头不语。一个生活在艺术与幻想中的人,温顺地低下头颅,如果除了美,还有什么能让他这般虔诚。[/p][p=32, null, left] 所有人都睡了,他却在灯下铺纸展笔:[/p][p=32, null, left] 踏破铁鞋无觅处,终生追求忽显现。[/p][p=32, null, left] 今日拜倒石头前,还笑米芾末曾见。[/p][p=32, null, left] 他一笔一笔地记录下他的欣喜,然后一遍一遍地想象,或许,他一生的梦里,都在那段河流上反复行走,都在那座山坡上反复找寻,那遗世独立的美韵,那逐水而居的寂寞,直到它的名字被水洗濯,被露气抬升,直到他再将它一点一点的遗忘。 [/p] [p=32, null, left]我应该说出更多/关于你的故事/如何在孤独中埋葬/在岁月中流传/那一刻/你可会从风中站起/烈火般燃烧飘荡[/p][p=32, null, left] 我是认识它很久之后,才知道波贯的。出武宣城,往北,波贯就停靠在209国道边。波贯像片青翠的树叶,一端连着公路,一端贴在黔水边上,吸取养分。村中黄姓居多,村之左侧立着一块墓碑,曰:二塘波贯村先进公碑祖碑,记录着这个黄氏江夏世家的过往。[/p][p=32, null, left] 一场秋雨,打湿了碑身,衬托我微凉的心境。于雨中伫立,谛听,雨中似乎还残留着祖先的消息,以及那被淡忘了数百年的漫漫路途。[/p][p=32, null, left] 他们自明代起,从福建而来,一路念着先祖的《上马诗》:[/p][p=32, null, center]骏马登程出异方,各寻胜地立纲常。[/p][p=32, null, center]年深外境犹吾境,日久他乡即故乡。[/p][p=32, null, center]夙夜勿忘亲命语,晨昏须念祖宗堂。[/p][p=32, null, center]根深叶茂同优庆,三七男儿总炽昌。[/p][p=32, null, left] 途中队伍分了支,又分了支,最后一波人抵达波贯时,已是雍正元年的春天。世代的书香,很快消融于泥土中,石头山上的劳作,寂寞一年又一年。[/p][p=32, null, left] 也许黄氏的寂寞,便是波贯的寂寞,这寂寞已深深嵌入国画石中。[/p][p=32, null, left] 后来,东去十多里的莫村,借着洪秀全的一把战火,红遍全国,再后来,离它最近的武台新村也以奇石根雕发了家致了富,越来越多的村庄开始奔跑,波贯才一个箭步,在黄氏后人手中,以它深藏的美石,敲开了寂寞之门。[/p][p=32, null, left] 那一年是1996年。全国赏石热浪高涨,柳州城奇石市场红火一片。国画石在柳州一出现,便迅速汇聚了众人的目光,它开始游走于各地,甚至漂洋过海。身远了,心却飞了回来,生命也就轻盈起来。[/p][p=32, null, left] 毕竟是不平常的一年。这个村庄,这块石头,走过绵长的岁月,此时,重重地划下了一个感叹号。总得抒发些什么吧。可说什么呢?是倾诉无数的风雨侵袭,漠视踩踏,还是表达发现的惊喜,绽放的自信?是感叹人生的无奈,还是畅想未来的丰富?一切似乎都想说,又似乎都不必说了。时光的产物,由时光来消磨,历史的过程,也归于历史去评说。留下那一声感叹,孤零零地站立吧,它们还得前行。[/p][p=32, null, left] 雨在延续,波贯却立在了心头,如石,似碑……[/p] [p=32, null, left]可否牵你的手/走向深巷/好想在时光的背上/镌刻邂逅的诗行/延续那一季的情殇[/p][p=32, null, left] 暮色四合,巷道明敞,整齐的楼房上空丝丝炊烟,薄薄的,白白的,如乳汁,缓慢升腾着。路两侧,大大小小的石店招牌,明亮炫目,像一面面酒旗,告诉人,那是个卖石头的村子。村边一道水,一丛林,即将被夕阳消融。一幅国画石上的画。[/p][p=32, null, left] 村口,浑黄粗陋的石头,随意堆放着,像一个个小山头。旧的刚搬走,新的又开始盘踞。村人说那是国画石的毛料。[/p][p=32, null, left] 我与它交谈,也与他们交谈,就这样持续了整个下午。[/p][p=32, null, left] 他们说毛料大多从外村开采或购来,本村的极少。我有些诧异,或者这块石头,原本不属于波贯的,又或者是上天的眷顾,这儿造就了它,它便馈之以奇石,韵之以丹青,将自己注入波贯的血液中。[/p][p=32, null, left] 他们还说想建一个国画石博物馆,把石头留下,把客人招来。他们不只对我说,还对报纸说,对电视台说,那些话语像许多粒鸟,穿出波贯,飞出了武宣,现在,又到哪儿了呢?[/p][p=32, null, left] 走进村巷,两侧农家石苑,左一家,右一家,如树的枝丫。院子里,晾着几张开心的笑脸,偶尔闪过忙碌的身影。他们在石头堆里移来移去,仔细打磨雕琢着,似乎打磨的不是石块,而是他们自己。生命的过程,在拓启的路上,找到一种崭新的注释。[/p][p=32, null, left] 恍惚间,那粗糙的毛石变成了灵动的山水,他们则化为点点光影,渐渐消融于光滑的画面中。我的眼角竟有点湿润了。也许我平淡的语言里,总缺少这么几个动词,为它或他们流溢几行直达心底的长短句,来表达我此刻的感觉。我不再言语。[/p][p=32, null, left] 当夕阳的最后一抹嫣红,被夜色吞没,我也将自己融入夜色中,融入那奔腾不息的生命长河里,融入波贯的石韵丹青里。[/p][p=32, null, left]我离开坡贯,坡贯再没有离开我。[/p] [p=27, null, left]图/文:隔江犹唱[/p] [p=27, null, left]非常感谢《夼智时代》授权视觉武宣发布本文。欢迎分享,但请勿转帖或部分采用文字[/p]

    188 0 2
  • 文庙时光

    时光是打碎的玻璃。 闪烁着你和我的千万面。 [p=27, null, center](一)[/p][p=27, null, left]面对你,我无法抵制颤抖。[/p][p=27, null, left]在你的面前,我需要一些感觉,或者勇气,在夜将至的黄昏金色里,我唯一能做的只有安静。[/p][p=27, null, left]我是在你的怀抱里吗?现在。我的呼吸那么清晰,你不说话,制造我走不了的意境。此时已近黄昏,最适合回忆,那些久远的情节。我,终于知道,我不是来朝圣的,只是来还一个愿,那时,我在你也在。[/p][p=27, null, left]你给我的,正是我需要的,那么,现在还回去的,是我的心吗?那些的过往,过往的那些,说什么好呢,我抚摸着你倚过的栏杆。是的,你应该全部忘记,就象这来过的地方,那些千千万万的人,有谁又记住谁。[/p][p=27, null, left]辉煌总是留给寂寞。我的匆匆,如此不配,还好,我来时,你曾经在。我走进你的世界,窥探几百年的光影,如此彷徨,不敢轻易推开你的窗棂。在你曾流连的天空下,目光穿越亿万光年,与你相遇,感受你的苍劲,心灵自由挥洒。你看那香炉里风雅沉睡,脚步震落回忆,那些呓语呢喃,还守着远年的尘埃,不肯离去。[/p] [p=27, null, center](二)[/p][p=27, null, left]我和你比肩而坐,说了很多话,已累了;说的很多话,已忘了。[/p][p=27, null, left]你说的,我在听着,我知道,黄昏是另一个永远。[/p][p=27, null, left]武宣秋光,缓缓丽行,带来什么又携去什么,没人能说清。晚风轻柔,夹着茉莉的香,冲刺你的记忆。此刻,你是我的肩膀,天空是你的儒服,宽厚、沉静和远。背靠庭院、街道、古城墙剪影,一些旧事,从我身边轻轻擦过,无言,却打湿我的后脊。那些的曾经,似乎与我无关,你从明代走来,现在的我,如此无所适从 。[/p][p=27, null, left]我需要一场冥想,或者跋涉。我可以回到那个内心荒芜的时代吗?我可以记住你年轻的模样吗?明墙清瓦深处,以行走抚慰心的疲惫,在路上,与你亲近,你的举手投足,你的神秘履历,翻动时代表情。我知道,一个苦旅者,打我心灵走过了,我的夜空,亮在前方,显现时光的无涯。安静还需深入几层,我才能听见往昔,你碑文下的温暖说词,人之初,性本善,所有的都是相似的,记住一句就够了。[/p][p=27, null, left]我低下头,看那风拾落叶,如我笨拙地要留住些什么。夕光中的事物,消散了温度,那枝头上颤抖的叶片,那被岁月漂白的大殿祠堂,那些你我深深浅浅的悲欢。[/p][p=27, null, left]我动了动嘴唇,秋深了,这种忧伤,我不说。[/p] [p=27, null, center][/p] [p=27, null, center](三)[/p] [p=27, null, left]那场雨,在你文庙的上空停留许久,突然下落。[/p][p=27, null, left]是那昨日的留存,这雨,酝酿了几百年,等我。透过一滴雨,描摹你,那些明亮、暗淡,悄悄隐退。我看不清你的脸,不知你在想什么。[/p][p=27, null, left]高高的院墙,孤单你的心。那来了又去,去了又来的,是我吗?一圈一圈缠绕你,挥霍着、扩张着我的青春。那时的我,对你,懂得太少,我是怎样一步一步走进你内心的?或许,你已记不清,在我之前,你心门外徘徊的,那些倾慕的眼神,以及眼神之外的无限忧愁,你也一并忘却了罢?也好,趁着这雨,现在,你温柔的庇护下,我可以展示我的脆弱,或者坚强,毫无保留的。你知道吗,这样的感觉,是我在其它文庙时,未曾有过的,如此真切,生动着我的面容。[/p][p=27, null, left]雨水轻抚我,煨暖心事。我似乎听到你的轻唤,循声望去,声音消失,我起身,离开。那只小船,载着我,或许还有别的什么,怎样顺着黔江往下,又怎样消失在这武宣城的苍茫中。你站在雨里,一动不动,是在望那消逝的,还是即将到来的。[/p][p=27, null, left]时间,一动不动。[/p][p=27, null, left]一场雨里的你,最终下到一个女子心里。 [/p] [p=27, null, center](四)[/p][p=27, null, left]故事在想象中延续。你就在我想象的最远方,或者就在我的窗下。[/p][p=27, null, left]我在一页纸上写下你,在深夜写下,在梦里写下。[/p][p=27, null, left]那年,西湖边,你对我说,没你在,世界像是没了感觉。其时,湖水流淌着我的琴音,尽管你听不到。月飘着云的往事,忽略了你我的过去。我抚摸青春印记,可惜寂寞没有句号。[/p][p=27, null, left]你一直住在我身体里,很多年了,我想,你知道的。有阳光没阳光的日子是好的,那些看得到看不到的想念也是好的,白天,我为生活打转,你也在我眼前打转;夜里想你,舍不得睡去,想看到你,就到梦里去了。相似的情节总是重复上演,窘迫的日子,梦一样的日影,飞逝。我为什么总是做着自己的事,想着你的事。你说那是虚假的兴奋,可是,我如何按奈得住,那颗躁动不安的心?[/p][p=27, null, left]你深入我的灵魂,我已无法走出你的包围了吧?[/p] (五) [p=27, null, left]我和你,在不在一起,都在一起,这种感觉,真好。[/p][p=27, null, left]这样的表白,过于急切,面对你的沉静,语言是多余的,重要的东西以不重要的形式出现了。[/p][p=27, null, left]重要的,你在那里,而我在哪里?[/p][p=27, null, left]事实上,我一次也没能真正走进自己,如现在这般,贴近自己的呼吸。我的灵魂,曾在哪儿流浪?现在及以后又去哪里?我三十余年的生命,那成千上万的日夜,除了和你的时光,有归宿感之外,其余的何处落脚?我已将自己丢失了么?[/p][p=27, null, left]我的离开,你无需在意,只是一次尝试罢了,就如你不断挣扎的苦,我的挣扎,尤显得单薄无力,或许我们正落入一个计算式,庞大,精密,被别人计算,也被自己计算,那是生命无形的网吗?[/p][p=27, null, left]黑夜是双深邃的眼,那是你的眼吧,只让我更清楚的看看自己。黔江的风,从冷冷的辽远中吹来,拨动我的发丝,耳边呢喃。风中弥散着你久违的体香,我听到自己心跳,痛、快,复加在你的心跳之上,我的心灵在自由抒情。此时的窗外,是无边的寂静,遥远,深的夜。[/p][p=27, null, left]你离我那么的远,却如此的近,今夜。 [/p] (六) [p=27, null, left]让小船,泊在十月的武宣城。让风钻进深巷 ,窃取古老的秘密,让我们对饮,从一杯金龙茶中,获取前所未有的安慰,从恼人岁月中,拯救出一小段的光阴。在西街码头夜色降临之前。[/p][p=27, null, left]一粒尘土回到了土里,我,回到你内心,时光已若隔世。[/p][p=27, null, left]当我推开你的朱漆大门,东门塘的喧闹嘎然而止,一些光从你眼角流泻,金色的河,将我缠绕,高的飞檐,闪闪琉璃,连同我眼中的热切,一起向上升腾,升腾。那些属于你的节奏,还在往返穿梭于时光之中。或许,你的容颜未曾老去,一切也未曾改变。[/p][p=27, null, left]你我那些的过往无非是一粟,那些的来路无非是归程。现在,我可以卸下满心疲惫,卸下虚荣和幻想,连一双浅浅的脚印也不留下,更为逼近你的真实。[/p][p=27, null, left]落霞满面的片段,幕帷下落,庙门前,有老人散步,偶尔一二声犬吠。我知道,过不了多久,这样那样的声音,这样那样的人或事物,都将被另外的声音、人或事物所替代。而你我,只是一个个时光碎片,在武宣广袤的大地上,在无限的光影里,在生命的穹苍中,无韵律地颤抖。[/p]巷子深处,灯火次递亮起,渔火般幽冥,黑夜里,诱引我的思想涌动微澜。我知道,抬头仰望明天的刹那,我和你停止了呼吸。 [p=27, null, left]图/文:隔江犹唱[/p] [p=27, null, left]非常感谢《夼智时代》授权视觉武宣发布本文。欢迎分享,但请勿转帖或部分采用文字[/p]

    291 0 0
12下一页
武宣最全面的旅游服务平台
覆盖全武宣的方方面面
首次以VR形式展示武宣旅游
10,000+景点图片资料
1,000+Vr全景
武宣旅游的第一门户
关于我们
文兴视觉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服务项目
客户案例
隐私政策
联系我们
武宣艺术联盟

视觉武宣
微信公众号

文兴视觉
客服微信号

武宣文兴视觉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业务电话:18172281866(微信同号) ( 桂ICP备17002988号 )

© 2001-2017 seewx.cn

返回顶部 返回版块